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两性
投稿

两性

邻居刘某,是我很要好的同学,我俩无话不说。
刘某的女儿可儿两岁多时,刘太太患了胃癌,医生说她只有一年的时间了。
刘太太说,没有的家不算家。为了丈夫和女儿,她希望刘某在她...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1:09

我还记得,她是在1999年10月10日,送给我这只戒指。那天,是我的。
这只戒指分成两个,一个亮银,一个雾面。两个各成锯齿状,却可以紧密的合在一起。
套在左手中指,不大不小刚刚好...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1:05

再见到阿馨是猝不及防的,在儿子学校的运动会上,一抬头看见了她抚爱女儿的身影,才过30阿馨已一脸憔悴。这世界真的太小,阿馨是当年我的情敌,现在她的女儿小娇却和我的儿子又成...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1:01

因为各自的经常来往的缘故,路勇、袁远、马青和我,是从幼儿园开始就在一起的好朋友。
初二那年暑假,我们一起去游泳。我还不太会游,站在水边不敢下去。袁远和马青偷偷走到我...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0:57

毕业前叶子病倒了,到图书馆还书、交照片、填表、毕业分配等许多事都由班长国帮她处理。国是个长相、家境一般的男孩,祖上三代出的第一个大学生。叶子在国外,家里只有老人,很...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0:53

对面的他,瘦,高,长相一般,不算老,35岁,美国杜克大学MBA,现任某科技公司CEO,资产7-8位数,至今单身。怪不得媒人像中了六合彩,接连打了6通电话逼我立刻见面。“知道什莫叫过这村,没...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0:49

我知道,我们必须谈。
是两个人的事,到了一定年龄之后,便谁也回避不了啦,非但回避不了,还一个个争先恐后、前仆后继,纵强风暴雨、万水千山也不可以阴期热情、碍其脚步。
大约...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0:45

某夜,有个失恋的男孩孤独的坐在海边喝酒,他拿着酒瓶不断的喝,夜随着一个又一个空酒瓶的丢弃,愈来愈深。
终于,男孩醉了,倒在一张长椅上。朦胧中他听见一串细碎的脚步声向他走...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0:41

不知不觉在拉萨已有那么两个月了。说句实话,我很不习惯这样的生活,也许是我习惯了都市的繁华。也就这样,如果习惯了一个人的关心,等有一天那种感觉一下子消失了,我们还是会不...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0:36

我和他是通过粘合上的。其时,我第一次正“触礁”,为排解痛苦我开始网聊,而他呢,一人吃饱全家不愁,他做财务工作,每日闲得无聊,也在网上闲逛。就这样,我们相遇了,加速了我第一次的...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0:32

-的节日,为了他本不富裕的我飞去了广州,和这样一个女孩度过了我生命中最开心的节!
18号,又到了18号,我们认识了已经有半年了,有这样一个女孩,漫漫的陪了我走了这么漫长的一段岁...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0:28

大学四年,我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初恋。在一次校园举办的文艺汇演中,我认识了惠。从林区考出来的她是个有主见、较强的女孩。相处不到半年,我们就同居了。那时我们住在离学...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0:24

“真爱,是不计回报的付出。”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是来自于一个女孩子的口中。记得那是一个暖洋洋的初夏午后,寝室里飘着淡淡的紫藤花香,女孩子的脸上的光芒令她分外美丽,于是这句...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0:20

当他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心又一次的被牵动了,我不知道这样的我是不是该打。可是我知道,原本以为忘记了他,其实是因工作的压力让我没有时间去想起他,原本以为忘记他...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0:16

我是一个专门捉拿人类灵魂的魔鬼,在阎王的手下混饭吃。这次,我被派到人间来捉拿人——那些喜欢吃喝玩乐的年轻人,把他们的魂带到地狱去,阎王说,这些人的血液最新鲜,最有营养了...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0:12

时至今日,我依然相信世间是有这个东西的。尽管我曾被她伤得体无完肤。只是,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再为爱那样的付出了。
有生命的东西,没有永远鲜活的。这一箴言预示了我的...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0:08

熠琛从小不喜欢红色和绿色,她说太俗,可偏偏如今衣着审美似乎复古,她习惯性地在那些红绿配美眉的背后大跌眼镜,土啊,真是俗不可耐。
楼海是熠琛关系很磁铁的哥们,比熠琛年...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0:04

坦白的说,我不是一个怕事的人,更别说胆小了。在高二那年,我就一人拿着把开山刀在学校东门外与五、六个小混混大干了一场。虽然后来在医院缝了十七针并住了将近一个月,但那帮...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20:00

邵剑上课的时候喜欢转身与身后的徐正浩讲话,老师为这事批评邵剑好几次了,但邵剑依然故我。
邵剑并不是真的与徐正浩多么的谈得来,他回头说话只是想偷偷瞅几眼坐在徐正浩...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19:56

她与他相识于一次车祸,他是交警,那天下着细雨,他正当班.
当他抱着她冲进急诊室时,她记住了他的脸及那充满劲道的怀抱,虽然在模糊的视觉中不见真切,但眼神中透出莫名...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19:52

江源接到了老班长的电话,说在三月底要开初中同学会。江源给老婆汇报了后,她的老婆开玩笑说:“老公,这次同学会会有吗?对你,我可真是不放心哟。”
江源知道老婆不放心的原因...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19:48

就像是一场赌局,当你咬咬牙狠心投下所有筹码的时候,你就该随时准备接受一个一败涂的结局。筹码的成分各式各样,身外之物体内之心,还包括其他无形之物。就如时间,还有耐性。...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19:44

楚楚推开门,发现江南坐在沙发上抽烟,一口接一口。
啪的一声,江南的左脸顿时一片殷红,半截香烟撞在地板上,飞起几星火。
江南错愕的看着楚楚,她是一个别人骂她也不知道怎么...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19:39

欣走的时候,搬来满满一箱两面针。
我非常讨厌两面针的薄荷味道。
我:“这是你在牙膏涨价之前抢回来的?”
欣:“我昨天买的。”
我:“最近牙膏涨价?”
欣:“涨你个疙瘩,我...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19:35

雷明章醒过来时,还在抖个不停。蒋甘一个劲的在说没,没,雷媚是眼睛发直,一句话也不说。直到地方公安局和军区来人,他们才显得正常点,但是还是紧张得很。
原来,在院子里挂着一个小孩... [更多详细]

发布时间:2017-09-14 19: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尾页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QQ413484755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热点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17
豫ICP备13002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