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 故事
投稿

《山村术士》第006章 一本遗书

2016-03-24 19:16 责任编辑:热点网

清楚记得陈磊的脑袋被那群黑影撕开,现在看他身上竟然一点血迹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说好的一起去破斩龙图阵,这下好了,剩我自己,突然又记起老陈头说过,等时间一长,我也逃不过爷爷中的那降头,早晚会死于非命。不禁害怕起来,我这么年轻,还没活够,人生很多有趣的事都还没经历过……真是欲哭无泪呀!

火把光突然一闪,我转头看见在陈磊身体的里侧放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小布包,拿过来发现里面有张字条和一本破旧的书,不知道这书有多少年历史,纸张泛黄,手用力碰纸都能碎。

只见字条上歪歪扭扭的写了两行字:勤修行,得真身;癸亥年,天下兴;有贵人,寻龙脉;屠龙破,斩龙绝。我刚把这几个字念完,字条突然着了起来,瞬间化为灰烬,再去看陈磊,哪里还有他的影子,只剩下一摊黑灰在炕上。

我心里吃了一惊,手里握紧那本破书,下意识的往后跃了一大步,再把那几行字在心里默念了几遍。

借着院子里的火光仔细看手里的书,这书用厚厚的塑料膜裱着,连书名都没有,打开第一页,里面全是繁体字,大体能辨认出写着“茅山符之驱鬼符……”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本书是当时的禁书,叫做《茅山道法》。受这本书影响,自此以后,凭着我从书上学的一知半解的法术,我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山村术士,很多从科学上无法解释的诡异怪病,我可以用符咒简单的解决,当然这都是后话。

水云村本来就不大,两三天内又突然消失了三个人,小山村肯定炸了锅,也越传越邪乎,但我心里坚信:爷爷和老陈头现在肯定是仍然活着的,陈磊我不敢肯定,因为我还不能解释那天看到的一切。

我心里还很清楚一点,要想活下去,我必须要把《茅山道法》上的所有东西学会,才能解开斩龙图阵的所有谜团,才能解开鬼降的灭门诅咒。

我被村里人理所当然当成了煞星,人人都躲着我,心里不屑,总有一天,我定让你们刮目相看。于是我也被村长安排成一个看山工,正合我意,这差事闲,远离村子,能有充足的时间偷偷研究《茅山道法》,还不至于因为不干活饿肚子。

一个多月后,书上所有东西都被我死记硬背下来,很多东西我根本看不懂,我知道,这是因为缺少实践。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合格山村术士,我还给自己起了阳气很重的法名:清阳。清阳,阳气清轻上升之意。

今年的秋老虎太厉害,虽然已经是七月上旬,但天还是闷热的让人喘不动气,夜里十二点多,山顶上还是没有一点风,秋叶草木都纹丝不动,我把土炮收拾起来,准备下山到小河边洗把脸,凉快凉快。

山村的夜晚是极其安静的,不知道什么原因,自从看了那本书后,我的胆子明显的大了很多,怕走夜路的习惯完全没有了。走到小河边,刚蹲下准备洗,左胳膊突然一阵阵的发麻,扒开衣服借着月光去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肩膀上多了五个黑色指印。我猛然记起,我和陈磊去棺地沟的那夜,我的肩膀被那里的黑影抓过,回来后没什么异样,竟然把它忽略了。

试着活动了几下,越来越麻,左手握拳都使不上劲儿。不对,这附近肯定有问题,猛然想起这河西岸是王家坟地,下意识往那边看了一眼,借着月光,看见远处有个人影朝着这边走来。那人影不紧不慢,像是飘着一样,一点动静都没有,飘飘呼呼的直接进了王家坟地,在几十个坟头里转悠了两圈,突然在一个最边上的坟头跟前停下,呆呆的站了两分钟,嘴里开始念念有词,原来是个妇女,说话的样子像是有人在跟她对话,我心里不由得一惊,这是难道是书上说“出阵”?

出阵:意思是说在人去世的前几天,灵魂就早已经出窍,但是躯体还是活着的,这几天,他需要去找一个或者两个本家族里已经去世的鬼魂来支撑着自己还没有死的肉体。

只见那妇女,最后哭了起来,嘴里呜呜囔囔说的话听不懂,话毕,那妇女的影子突然开始变得模糊。

我赶紧学着书上教的方法,把食指咬开口,变成剑指,默念神咒:天之光,地之光,日月星之光,普通之大光,光光照十方,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眼前突然金光一闪,那妇女影子已经模糊的看不清楚,此时却从妇女跟前的那两个相邻坟头里慢慢走出一个衣着老式的驼背老头和老太,两人默契的对望一眼,沿着妇女来时的小路,蹒跚的走去。

文章来源:正风清阳 责任编辑:热点网

精彩推荐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热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热点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热点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17
豫ICP备13002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