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 故事
投稿

千万别养古曼童,我讲讲我的真实经历

2015-12-25 13:14 责任编辑:热点网

我觉得从泰国回来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叫苏文文,二十二岁,在一个中泰合资公司上班,从事文秘工作,因为工作的缘故,我每个月都会去一次泰国。

我的闺蜜宋文婷也在泰国,所以我和她合伙搞了一个卖古曼童的网店,她负责进货,我负责经营,生意很是不错。

就在上星期,我又去泰国工作了几天,还顺便带了几个古曼童回来,谁知道从回来的那天开始就发生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回来的那天是晚上,到家已经是八点半了。我打开电脑,登录了旺旺,回复了几个询问的人之后就拿着睡衣来到浴室准备洗澡。

这次我从泰国一共带回来六个古曼,其中两个是龙婆炎师傅的,三个是thep师傅的蓝粉裤子,还有一个不知道是哪位师傅的古曼。

宋文婷只是告诉我这个是一个非常神秘的黑衣阿赞制作的,虽然不知道它叫什么,但是效果十分霸道。

它的样子更像是一个玩偶,瓷白色的皮肤,头顶一块像帽子一样的黑发,身上穿着一件有些像西装的衣服,我很奇怪这个古曼为什么穿着打扮并不像其他古曼那样,我就暂且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少爷”。

在没有卖出去之前,都是由我来供奉这些请回来的古曼,不过炎师傅的和蓝粉裤子都卖的非常好,基本上已经预定出去了。

我非常清楚的记得我将六个古曼全都摆放在了一个我专门供奉古曼的桌子上,这才走进了浴室,打开淋雨放了一会水,待水温升高,我就脱光衣服开始洗澡。

我平时洗澡的时候会哼一些歌,因为大家都知道浴室的音效比较好,唱出来的歌也比较好听。

“我光着脚丫,在树上唱歌……”当我正愉快的唱着歌的时候,听见了身后有脚步的声音,因为我是背对着门,面对着浴室的墙的,所以那声音是来自身后。

我下意识的回头一看,身后什么也没有,可是刚才的脚步声音却非常的清晰。

“卓瑄,你回来了吗?”我有些不寒而栗,实际上我的胆子挺大的,否则也不会接触古曼童这类有邪气的物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就是觉得有些害怕起来。

我的问题没有任何的回应,卓瑄是我的室友,也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俩在一起合租已经有一年多了,她最好的地方就是从来不干涉我在家中供奉古曼童。

“不是卓瑄,难道是我听错了?”我觉得背后阵阵冒凉风,因为刚才那脚步声音再清晰不过了,我觉得那不是幻觉。

这回,我不敢转过身了,就这样面对着浴室的门,草草的洗了一个不太舒服的澡,穿上睡衣快速的走出了浴室。

回到了客厅,我看见旺旺上弹出了一个窗口,应该是有生意上门了,我立刻不顾滴着水的头发坐到了电脑前,毕竟客户至上嘛。

“亲,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我立刻热情的招呼上去。

“我想我见鬼了!”对方只发过来这么几个神叨叨的字,让我顿时觉得有些好笑,大半夜的是恶作剧吧?我可没那闲工夫跟他扯淡。

“亲,如果你购买古曼童的话,我非常乐意帮你挑选,如果是其他事情的话,那么很晚了,洗洗睡吧。”

我说完,就要下了旺旺,这时候对方很快就弹过来一条消息。

“我能当面跟你谈谈吗?我是真的遇见鬼了,只有你能帮我。”

我愣了一下,我开网店一年多,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过我看他是一钻买家,也不像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我还真的对他说的“见鬼”有点兴趣,谁让我天生就对灵异事件有着敏锐的触觉呢!

“我怎么帮你?”我鬼使神差的打了几个字。

“明天中午,我们在暖色咖啡厅见面。”

暖色咖啡厅就在我们公司楼下,难道他知道我在哪里上班?或许只是巧合?我有些愕然,还是发了一个“嗯”过去,然后看着他的头像灰了下去,我也关了电脑。

现在已经是十点钟了,明天还有早会要开,我决定上床睡觉,站起来一转身我顿时呆住了,因为“少爷”居然不见了。

说真格的,这一刻我真的吓坏了,因为房子里只有我一个活人,而且我非常确定“少爷”就被我摆在了桌子上,可是现在桌子上只有五个古曼童,“少爷”真的不见了。

我反应过来后立刻找遍了桌子的前后左右,甚至连距离一米远的沙发都翻了一遍,就是没有看见“少爷”,这下子他真的不见了。

我又急又害怕,这时候能求助的人只有卓瑄了,我连忙打通了她的手机,“卓瑄,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自己在家有点害怕。”

“文文,你从泰国回来了?害怕什么啊?你胆子比我都大呢!”电话那头的音乐声音很大,卓瑄是一个富二代,却很有性格,有着庞大的家业不去继承,却非要开一个摇滚酒吧当老板,此刻她应该正在酒吧里。

“卓瑄,不是跟你开玩笑,今天我真的有点害怕。”我可没有心情跟她开玩笑,这一次我是真的有些被吓到了。

“文文,你别害怕,听听音乐然后睡着了就好了。”卓瑄似乎听出了我的紧张,说话的语气也认真了许多,“今天是我们酒吧的周年活动,要营业一宿,估计明天早上我才能回去,到时候给你买早餐,么么哒。”说完,卓瑄便挂断了电话。

我心中很是失落,但是也没有办法,毕竟卓瑄也有自己的事要做。

我只好回到了房间,还故意开着灯,用手机放着一些欢快的歌,然后戴上了眼罩。可能是因为我实在太累了,不一会我就睡着了。

还好一夜平安无事,第二天早上我睡得跟死猪一样,还是卓瑄开门的声音把我吵醒。

我立刻起床,披上外套,一推开房门看见卓瑄穿着一套皮衣皮裤,大波浪,烟熏妆,给自己打扮的就跟夜店女王似的,其实只有我知道她只是外表狂野,内心还住着一个小公举呢。

“卓瑄,你终于回来了,昨晚可吓死我了。”我就像看到了救星一般,上前就絮絮叨叨的把我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卓瑄连高跟鞋都来不及脱。

“然后那个古曼童就不见了,我怎么找也没有找到。”我说到这里睁大了眼睛,虽然现在窗外阳光明媚,但是想起昨晚的事情我依然如入寒窑。

“你是说那个穿着西装的古曼童?”卓瑄终于找到了插话的机会。

“对,就是那个!”我点头犹如拨浪鼓。

“喏,那个不就摆在那里吗?”卓瑄指了指我身后。

我心中“咯噔”一下,连忙转过身子,“少爷”正安安静静的站在桌子上冲着我“笑”呢。

“文文,我觉得就是你整天喜欢看恐怖小说,总去逛什么恐怖论坛,出现幻觉了,以后不要去了,我累了,我去睡了。”卓瑄说着,打了一个哈欠进入了她的房间。

我足足在客厅里站了五分钟,也没有想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还要上班,我也没有时间浪费。

这一上午,我班上的浑浑噩噩,脑子里胡思乱想都是“少爷”那张戴着诡异笑容的脸,甚至连文件都差点弄错了,就这样熬到了中午午休,我想起了昨晚那个神叨叨的客人约了我,我便来到了公司楼下的暖色咖啡厅。

一进入咖啡厅就有一个人冲我招手,我连忙走了过去。

他比我想象中要正常许多,是一个高高瘦瘦、斯斯文文的年轻人,戴着眼镜,皮肤是那种虚弱的白,上面有几个红色的青春痘,年龄应该跟我差不多。

“你好,我叫高明,很感谢你可以来赴约。”高明说着,冲着我友好的伸出了手,我急忙去握,一着急打翻了柠檬水,我连忙翻包找纸巾。

我打开包包一下子愣住了,因为此时此刻,“少爷”正躺在我的包包里,脸上还是那个笑容。

“你没事吧?”高明见我表情凝固,关心的问了一句。

“没,没事。”我此刻心中十分混乱,夹杂着紧张、恐惧、不安、慌乱和疑惑,只是毕竟现在有正事要谈,我还是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我就言归正传。”高明说着,冲着我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的笑容怎么跟“少爷”的一模一样,就是“诡异”。

“你认识这个男人吗?”高明说着,拿出一张照片放在了桌子上。

我低头一看,照片上是一个年纪不超过20岁,五官精致,十分帅气的男人,甚至比现在流行的那些小鲜肉都要帅上许多。

“不认识。”我立刻摇了摇头,因为这样帅的男人我只要见过一次,肯定忘不了的。

但是我不知道高明约我出来跟这个男人有什么关系,因为一会还要上班,我不想浪费时间,直接问他,“你说你见鬼了,是怎么回事?”

“我是一个黑客,也是一个灵异小说作者,我写的小说讲究真实性,所以我平时都会去调查一些灵异事件,或者去一些凶宅找灵感。”高明说到这里,扶了扶眼镜,神秘兮兮的继续说道:“我最近写的一部恐怖小说,就是关于这个男人的。”

“这个男人?你是说照片上的男人已经死了?”我脱口而出,心中却满是惋惜,这样帅的男人怎么死的这么早。

“是的,他叫仇熙陌,死的时候正好十八岁。他死的非常诡异,是全身失血而亡,而他是死在自己的床上,床上却没有任何的血迹,这就排除了自杀的可能。”

“那是他杀?”我问道。

“仇家的监控录像显示当晚没有任何人进入他的房间,这件事曾经轰动一时,至今也没有侦破。”高明说到这里,喝了一口咖啡。

“哦。”我点了点头,虽然这件密室杀人事件确实很特别,可是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高明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开口说道:“我说的见鬼了,见的就是仇熙陌。”

他的话终于引起了我的兴趣,我看着高明,他脸上的青春痘此刻更加的红了。

“所以说,你要请一个古曼童保护你,是吗?”我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一点钟了,我们是一点半上班,提前十分钟打卡,我想快点达成交易。

“是的,我听说古曼童可以保家宅平安,抵御邪屋入侵是吗?”高明点了点头。

“是的,我正好就带来了一个,你要不要看看?”我突然想到“少爷”在我的包包里,干脆就把它卖给高明得了。

一来,我实在想快点摆脱这个诡异的古曼童,另一方面,高明也是一个神叨叨的人,“少爷”卖给他正好,说不定还能激发他的创作灵感。

“哦?你还带了一个?那我可以看看吗?”说到古曼童,高明顿时来了兴致。

我便将“少爷”拿了出来,递给了他,“这是泰国一个著名的师父制作的,法力无边,你要是觉得可以,就四千块成交。”

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当初宋文婷跟我反复叮嘱这个古曼童最少也得卖五千块,因为它的效果非常霸道,但是我现在真的想快点摆脱它,价格也无所谓了。

“四千?”高明看了我一眼,将“少爷”在手中来回摆弄,一不小心,竟然将少爷掉在了咖啡杯里。

“我去!”我大惊失色,连忙快速将“少爷”拿了出来,用纸巾擦拭。

“我不是故意的。”高明也有些不好意思,思虑了一下,立刻掏出钱包,从里面掏出了一沓钱数了数,“既然我不小心失手了,那这个古曼童我就要了,或许是它跟我有缘。”

看着高明这么说,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我将钱收好,“供奉古曼童有很多禁忌,屋子里不能有象牙制品,不能有野生动物制品,要供奉素食,古曼童喜欢喝红色的饮料……我回去会给你发一份电子文档,里面是一些注意事项。还有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有事也可以发短信。”说着,我将我的手机号写在了餐巾纸上。

我说完,就站了起来,“我急着上班,就先走了,你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我。”

“好的。”高明立刻站起来送我,我回头示意他不要送了,却一眼看见了他手中的“少爷”,只是此刻“少爷”脸上的笑容没有了,它居然……哭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我连忙快速离开了咖啡厅,也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终于将“少爷”摆脱了。

这天我下班很晚,回到家非常累,因为没了“少爷”,也没有继续发生一些灵异的事情。

我很早就上了床,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个人握住了我的手腕。

暂且称呼他为人吧,我觉得他的手很大却很是冰凉,应该是一个男人的手,而且是一个成年男人。

我很想将手从他的手中抽离出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就是使不上劲,我知道我可能是遇上传说中的“鬼压床”了。

我很想睁开眼睛看看,可是戴着眼罩呢,我只能努力的使着劲,可是却于事无补。

这时候,那个冰凉的手开始从手腕往上摸,顺着我的手臂一点点向上摸,他冰凉的手指触碰在我的皮肤上,有一种细细痒痒的感觉。

此刻我真的想大声呼喊出来,可是声音仿佛卡在喉咙里一般,就是发不出任何声音。我努力了半天后,终于放弃了挣扎,任由着对方的抚摸。

此刻,他已经摸到了我的胸口处,我心想好在我还穿着睡衣,要不不是被他摸光了。

可是他却仿佛知道了我的想法,正在慢慢的脱去我的衣服,我立刻有些急了,想要挣扎却完全没有力气。

不一会,我就感觉衣服被完全脱了下去,胸口处一片冰凉,我心想完了,这下子即使遇上的不是鬼也是一个色狼。

就在我又急又恼又使不出力气的时候,对方却停止了动作,我等着等着也就睡了过去,直到睡到了第二天天亮。

我睁开眼睛第一个念头就是昨晚差点做了一个春梦,难道是我昨天看了仇熙陌那个大帅哥后开始想男人了?

我觉得有些好笑,便准备起床洗漱,一起身觉得身上很冷,低头一看,我身上只穿着一件小内内,而我的睡衣却被扔在了地上。

我心中一惊,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床,突然在床头柜上看见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东西,那个“少爷”不知道为何在我的床头柜上。

我惊得不行,连忙揉了揉眼睛,可是一睁开眼睛“少爷”还在。

我脑中很乱,都不知道要干嘛好了,这时候我手机响了一下,一看是高明发过来的短信,“古曼童不见了。”

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它此刻就在我家。我拿着手机,想要这么给高明发过去,可是怎么也下不了手,这件事太难解释了吧?

我想了半天,好顿斟酌语言,这才给高明发了一条短信,“我知道了,我想了一下,还是卖给你另一个古曼童好了,具体事情再议。”

我不知道高明看见这条消息会是怎么个想法,但是我却快要疯了。

我立刻冲进了卓瑄的房间,将她吵醒,“卓瑄,你快起来看看,那个古曼童又回来了!”

卓瑄揉着睡眼,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突然说道:“文文,你怎么了这是?”

“我怎么了?”我有些诧异,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一看可不得了,因为我全身上下到处都是淤青和紫痕。

我心中一沉,本来在没发现这些印记之前我还没什么感觉,现在我突然觉得全身都疼痛起来。

“哎呦。”我心理作用作祟,一下子坐在了床上,心中却很是不安起来,我这到底是招惹到了什么东西?

“文文,你这是怎么弄的?”卓瑄也用一种差异的眼神看着我。

“我昨晚被鬼压床了。”我这才知道我昨晚做的不是春梦,而是传说中的“鬼压床”,而我身上的这些印记就是“鬼”留下来的。

我说完这几个字后,我和卓瑄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似乎都在心中搜寻着合理的解释,房间内静的出奇。

“来电话了,主人,来电话了……”突然间,卓瑄的手机响了起来,声音很大,将我们俩都吓的差点叫出声来。

“喂,我是卓瑄,什么?怎么回事?好,我马上过来。”卓瑄放下手机后,眼睛睁得老大,她有些惊恐的看着我。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知道卓瑄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

“刚才是警察打来电话,说是我的酒吧后巷发现了一个死尸,死者是我新招的男服务员。”卓瑄说着,连忙起身穿衣服,“我得去警察局。”

我也有些差异,因为我们城市治安还算是不错,而且卓瑄的酒吧就开在最繁华的闹市区,一般情况谁杀人会选在闹市区呢?

不过杀人毕竟也轮不到我操心,我赶忙安慰了几句,“那你快去吧,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卓瑄此刻也有些焦头烂额,快速穿好衣服连妆都来不及化,走到门口的时候,这才想起了我的事情,她停下脚步有些担忧的看了我一眼,“文文,你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真的,你去吧。”我勉强的笑了笑,冲着卓瑄若无其事的摆了摆手。

“那我走了。”卓瑄说着,就离开了房子。

卓瑄一离开,我的心也空唠唠的,总感觉这房子里除了我还有一个不明生物。我现在已经够头痛的了,可是毕竟还要上班,我快速的洗漱一番,吃了一点麦片。

临出家门口的时候,我再三考虑,最后还是将“少爷”装进了包包里。

我是怕它趁我没留意的时候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将我吓一跳,还不如我主动的带在身旁。

这一天的班我仍然是浑浑噩噩的蒙混过关,晚上回到家里,卓瑄还没回来,偌大的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我还真的有些胆怯起来。

为了壮胆,我将电脑打开,点开了酷狗,放起了几首欢快的歌曲,这招果然奏效,不一会我就跟着音乐唱了起来,完全忘记了害怕。

我打开旺旺,准备主动找高明说明一下“少爷”消失的事情,然后再给他补发一个古曼童。

“高明,你在吗?这件事有些复杂,我也不知道要如何跟你解释,总之,我明天再给你补发一个古曼童,你看蓝裤子怎么样?”

我刚刚把字打过去,就收到了高明的回复,速度之快就仿佛他已经打好了字再等待着我一般。

“谢谢你今天给我补发的古曼童,我很喜欢。”

我震惊得说不出话,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给高明补发过什么古曼童,那给他补发的人究竟是谁?

这件事越来越诡异了,如果真的是我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或者是得罪了什么,我不想将我的客户牵连进来。

首先,我决定看一看给高明补发的古曼童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对了,我忘记给古曼童开脉了,明天中午你将古曼童带出来,我给开一下脉,还是上次的咖啡厅吧。”我想了半天想出了这么一个方法,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开脉一说,我也是胡编乱造的,为得就是不让高明起疑心,免得吓坏了他。

“开脉是什么?”高明果然有些疑惑。

“就是一个小仪式,很简单的,明天你将它带出来就知道了。”我故作轻松的说道。

“那好吧。”高明半信半疑的答应了。

虽然终于骗到了高明,我却没有半点轻松,因为这件事太过诡异、太过离奇,我还真的不知道明天我见到高明,见到那个所谓补发的古曼童会怎么做。

关了电脑之后,我又面临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就是今晚怎么度过?

那个神秘的男人会不会再来?“少爷”跟那个男人到底有没有关系?今晚我决定一探究竟。

首先我决定开灯睡觉,实际上我也不敢关灯了。其次,我将少爷锁在了一个我搬家时用的行李箱里,并且上锁。

虽然不知道这个行李箱能不能锁住神出鬼没的“少爷”,但是至少给了我一些安慰,今天我也没有戴眼罩。

带着这种紧张复杂的心情,我居然躺下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再一次感觉到有人坐在了我的床边,仍然用冰冷的手指触碰着我的手腕。

我一个激灵就瞬间清醒过来,这时候我感觉到他的手顺着我的手臂一点点的向上移动,很快就来到了我的肩头。

我此刻可以说是紧张得不行,感觉心都要从嗓子眼跳了出来,我很想睁开眼睛看看面前的究竟是什么人,但是我却犹豫了。

一来,我实在没有那个勇气直接面对这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二来,我真的怕他如果不是人,是一个面容恐怖的鬼怎么办?

我脑海中闪现过无数了青面獠牙、满脸鲜血、舌头老长甚至没有眼珠的恐怖鬼脸,我真的怕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脑子中激烈的做着斗争,这时候他的手已经抚上了我的胸前,我一个激灵竟然就这样睁开了双眼。

没错,我突然睁开了双眼,因为房间里是亮着灯的,我就这样与对方四目相对。

我看到了他的脸,顿时心跳的更加的厉害了,不是因为他长得吓人,而是他的这张脸俊美异常,根本就美得不像人。

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可以说我当时被他的美貌所震住了。我想过很多种他的面孔,却没有想到过这一种。

他此刻挺住了手上的动作,就这样冰冷的看着我,没错,他的眼神没有任何的温度,就仿佛看着一个死去的人。

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想动一动胳膊也完全控制不了。

我只能看着他,看着他的脸确实是一种享受,这一刻我心中竟然不那么恐惧了。

我就这样盯着他,他也看着我,我越看他的脸越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精致的五官,雕刻一般的脸颊,长成这样的脸我一定过目不忘。

对了,高明!我突然想起来,我与高明见面时,他递给我的那张照片,现在仔细想来,他跟照片上的男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照片上的男人看上去年轻许多,而我眼前这个却成熟许多,看上去有二十三四岁,浑身散发着鬼魅一般的魔力。

我还记得他的名字,仇熙陌!

我现在一片混乱,仿佛这件事若有若无的与高明也有关系,可是为什么又与他有关系呢?我完全理不清楚头绪。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突然俯下身子,朝着我逼近过来,我顿时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躲避,可是我忘记了我根本控制不了我的身子。

他俯身过来,距离我的脸只有不到一尺的距离,这时候我看着他的脸的距离更近了。

他突然伸出了舌头舔了舔嘴唇,那样子魅惑至极,我一瞬间被他的容貌迷住了。

这真的是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尽管这个词不适合形容一个男人。这么近的距离下我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瑕疵,甚至连一个细小的毛孔都没有,因为他长得太帅了,我这一刻花痴了,完全忘记了应该恐惧。

长长的睫毛轻微的抖动着,一双深邃的眼眸里面闪着点点星光,挺拔的鼻翼和薄薄的嘴唇,在一个只有巴掌大的脸上各自占据着自己的阵地。

就在我痴痴的看着他的时候,他突然露出了鬼魅般的微笑,我在看到他微笑的时候,心脏都漏停了一拍。

“你是卖不掉我的。”他的声音低沉而又充满磁性,充满着男性魅力,在我的耳边不断环绕。

可是他的话却让我不寒而栗,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真的就是“少爷”吗?

这时候,我的双眼不知道为何突然紧闭上了,然后任凭我再怎么努力也睁不开,只感觉到他在我的身上磨蹭了一会,然后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我睁开眼睛,便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我深吸了一口气,一转头看向了床头柜,果然,少爷正站在那里对着我笑。

仇熙陌果然没有说错,我是卖不掉他的,不仅卖不掉,还甩不掉。

这时候,我听见了开门的声音,一定是卓瑄回来了,我连忙走出了房间。

我一出门,就看见了卓瑄一脸疲惫的样子,看样子酒吧的事情让她很是心烦。

“怎么样了?”我给她倒了一杯热水。

“哎,别提了。”卓瑄接过杯子,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昨晚被警察问话问了一宿,那死者是我刚刚雇的一个男服务员,是一个兼职模特,挺高挺帅的,这次死的真惨,双眼被挖去了。”

我一听顿时心中一紧,毕竟这种死法只有在书籍和电影里面看过,现实中听说还是头一次,我想现场一定非常的恐怖。

“那怎么办?警察怀疑你吗?会影响酒吧的营业吗?”我有些担忧卓瑄。

“法医鉴定出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前天晚上十点钟,那时候我的酒吧正在举行活动,而我是主持人,所以有很多不在场证人。这件事本来就很是离奇,警察也怕泄露出去引起市民的恐慌,应该已经封锁住了消息,所以应该不会影响酒吧的生意。”卓瑄说着,叹了一口气。

“那就好,至少没有牵连到你。”我也替她松了一口气。

卓瑄喝了一口热水,这才看着我说道:“文文,你不知道,我赶去现场的时候,法医正在采集化验标本,我正好就看见了他的样子,真的是太吓人了!”

“他的两只眼睛被挖去,露出两个血淋淋的窟窿,就像是在看着我似的,我现在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见那两个血窟窿在我的面前看着我。”卓瑄显然被吓坏了。

我赶紧过去坐在她的身边握住她的手给预安慰,“没事的,都过去了,我相信警方很快就能抓到这个变态的凶手,你最近出入一定要小心一些。”

“恩,我知道了,文文。我真的很累,头也很疼,今天我哪也不去,就在家睡一天,你不用担心我,你去上班吧。”卓瑄看了看我,说道。

“真的不用我在家陪你吗?”我关心道。

“不用,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卓瑄勉强的笑了笑,“对了,你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的情况还是老样子,那个古曼童今早又出现在我的床头柜上,而且昨天晚上,我又被鬼压床了。”我简单的说了一下我的情况,我不想将事情说的太复杂,因为现在的事情连我都有些理不清关系,我不想让卓瑄跟我一样担忧,何况她现在已经够上火的了。

“文文,今晚我陪你睡,也好有个照应。”卓瑄也是满脸的担忧。

“恩,好。”我点了点头,“那我去上班了,晚上你想吃啥给我发信息,我回来的时候顺便捎回来。”我拍了拍卓瑄的手,就起床洗漱打扮,然后出了家门。

到了公司,我将今天要准备的文件都准备好后就暂时没什么事了,我便拿出了笔记本在上面随意的写着字。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过复杂了,我得理清楚头绪,并且想出一个解决的方案才行,否则“少爷”天天跟着我,仇熙陌天天夜里来找我,这样下去我肯定会死在他们手里。

首先就得从仇熙陌开始入手,毕竟他还有个名字,调查起来也比较方便,我决定今天中午见高明得时候详细的问他一些情况。

我突然想起来高明会不会跟这件事有关系呢?否则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要购买我的古曼童,还非要当面交易?我觉得高明这个人本身就很是古怪,这件事八成跟他有一定的关系。

越想越害怕,突然有个手从后面拍了我肩膀一下,我吓的尖叫起来。

因为大家都在办公,我这响彻云霄的尖叫声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所有人都以为我大白天见鬼了。

“对不起大家,我是吓了一跳,不是故意的。”我赶忙站起来跟大家解释了一下,这才回头一看,站在我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部的主管孟霞,是一个事逼加老处女。

俗话说女人到了四十岁还未出嫁,那不是心理变态就是生理变态,孟霞应该两者都占据了。

讨厌归讨厌,我还是露出了无害的笑容,“主管,有什么事找我?”

“你今天早上迟到了一分钟,别以为我没看见。”孟霞带着一副方框眼镜,遮住半脸横肉。

“我下次一定提前一分钟来。”我赔着笑脸,心中早就已经诅咒她全小区了。

“我这有个文件急着要,很急,你现在就给打出来,不打完中午就别吃饭了。”孟霞说着,将一摞厚厚的文件递给了我,我粗略的看了一下,是一摞泰文的文件,我必须要将泰文全部翻译成英文,还得排版之后打印出来,这可是个大工程。

“主管,这翻译的工作从来都不是我做的。”我心中有些不乐意,却很委婉的说道。

“咱俩谁是主管?”孟霞顿时黑了整张脸,“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如果不满意去跟黎总说去。”

孟霞居然拿出了我们公司的CEO来压我,压得我哑口无言,再无半点反驳的勇气,我只好乖乖就范,“不过这文件这么多,我得翻译一天,能不能晚上下班之前给你?”

“行吧,反正你快点,明天一大早就要用。”孟霞满脸不耐烦的走了。

我将一大摞文件放在桌上,肚子里也满是怨气,因为我们部门一般情况翻译的工作都是由主管来做的,而我这样的小文秘,就是负责打打文件什么的。

我心里非常清楚,这是上级给孟霞的工作,然后她不愿意做推给了我,可是知道却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真希望孟霞去死!狗带!狗带!”我小声咒骂着,无奈的打开了文件,没办法谁让人家是我的上级呢。

我整整一上午时间都在翻译这些让人头疼的文件,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我赶紧去了暖色咖啡厅,高明已经等候多时了。

“你把补发的古曼童带来了吗?”我坐到他的对面,直接奔入了主题。

“带来了。”高明有些奇怪我怎么这么问,他从斜挎包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放在了餐桌上,打开里面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古曼童。

“这就是给你补发的?”我有些奇了怪了,越来越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啊,不是你补发的吗?”高明满脸写着疑惑。

“是。”我没有说出真相,就点了点头,“我只是怕我发错了,所以看看。”我说着,假模假式的在古曼童身上摸索了一遍,然后告诉高明“开脉”已经完成了。

“对了,我想告诉你,你给我补发的这个古曼童真的很灵验,昨天晚上,我真的没有再见到仇熙陌,似乎这个古曼童真的把他赶走了。”高明说到这里,满脸的兴奋之情,“我很高兴,待会我就带着孩子去超市给他买好吃的。”

看着高明高兴的样子,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对了,那个仇熙陌究竟是什么人?”我假装随口问着,其实心中紧张得不行。

“他呀,是仇家的独子,仇家你知道吗?”高明说到这里,一脸显摆的看着我。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

“仇世庞你总听过吧?”高明进一步提示。

“我好想听过,是什么富豪吧?”我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貌似是本市一个很著名的企业家。

“没错,就是他,仇熙陌就是他儿子。当年仇世庞老年得子,四十八岁的时候才得到这么一个儿子,没想到十八岁就死了,现在的仇世庞估计有七十多岁了,连个继承人都没有,真是可怜啊。”高明说到这里,饶有兴致的说:“听说仇家的资产起码有这个数。”

高明举起了五根手指,我看了看,试探着问,“五百万?”

“没见识!”高明鄙视我,“五十亿!还是保守估计。”

“哦。”我点了点头,对于富豪的生活我并没有什么兴趣,也完全不羡慕,就是无感觉,我只对仇熙陌有兴趣。

“你说当年仇熙陌是死于非命,现在都没有结案是吗?”我又将话题绕了回来。

“是啊,你对这些事情也有兴趣吗?”高明一说到仇熙陌充满着兴致。

“你跟他又不认识,他为什么总缠着你啊?”我随口问着。

“估计跟我一直调查他的死因有关系吧。”高明说道这里耸了耸肩,“我之前说过,我用他的事情作为新小说的灵感,所以就调查了一些他的事情,可能打扰到了他吧?”

高明说的也算是合情合理,而且我也不知道高明这个人的来历,所以我问的问题都是很小心的,“对了,你之前见到仇熙陌的时候都是什么情景,跟我说说呗。”

我装作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刚开始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人跟踪我,后来我就故意将跟踪我的人引到了一个有摄像头的地方,第二天我去那里看了录像,清楚的看到是有一个年轻男子跟踪我。”

“后来我开始发现有人趁我不在家进入过我的房子,我将门口的位置撒了一些薄薄的白面,回来的时候可以看清楚鞋印……”

听高明这样说,我不免有些毛骨悚然,这时候,我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将我俩都吓了一跳。

我一看,居然是我同事方雅的电话,她跟我一个部门的,在公司里我俩算是关系不错的,我以为是孟霞找我麻烦了,心中有些不安起来。

“方雅,是不是主管找我?”我拿起电话立刻问道。

“文文,你快些回来,公司出事了。”方雅的声音很小,同时还能听见她那边有救护车的声音和人群的嘈杂声音,我很是纳闷。

“那个,我们公司让我回去,说有事,改天我们再聊吧。”我赶紧与高明告别。

“等一下。”高明却一下子叫住了我,神秘兮兮的递给了我一张卡片,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我还有一个身份,是一个恐怖社团的团长,上面有我们的论坛和群号,你有兴趣可以来看看。”

“哦。”我连看都没有看就将高明得卡片扔进了包里,赶紧回到了公司。

走到公司楼下就看见不少同事站在门口,面色都有些凝重。

“发生什么事了?”我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的方雅,立刻走了过去。

“孟主管,刚才从楼梯上摔下去,现在已经送医院去了。”方雅看了我一眼,说道。

“你说真的?”我十分惊讶,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真的,我刚才出去的时候,正好看见了孟主管躺在地上,鞋都甩掉了,而且她的脑袋撞在了墙上,脑浆都撞出来了……”方雅说着,眼中满是恐怖之情。

我脑中顿时“嗡”了一声,方雅后面说的话我都没有听见,我隐约觉得这件事一定跟我有关系,难道我的诅咒真的灵验了?

我和方雅在门口又站了一会,聊了几句,也到了上班的时间,我们就一起回到了公司。

之前说了,我们公司是一个中泰合资的集团,全名叫东黎集团有限公司,而我是在其中的一个子公司上班。

我们公司的负责人黎朗正是集团的少东,所以我们公司的人都属于穿着黄马褂的,可以在少东的眼皮底下工作,各方面待遇都很是不错。

回到了公司,因为孟霞的事情公司内都笼罩在一片压抑的气氛中,我也没有时间缅怀,只能烦躁的继续翻译泰文。

这时候,方雅走了过来,小声跟我说,“黎总让你进去。”

“让我?”我有些意外,因为我来到公司一年多,黎总从来都没有单独的叫过我,我觉得就是走在马路上遇见他,他都未必认识我,怎么会突然叫我?

“是的,点名道姓的叫你。”方雅说着,语气中有些嫉妒。

也或许是我太敏感了,我连忙起身,诚惶诚恐的去了CEO办公司。

我敲门进去,一下子看见了黎朗帅爆了的坐在总裁座位上,举手投足间十分潇洒,他今年二十八岁,年轻有为,英俊潇洒,最重要的是不乱搞男女关系,是我们公司所有女同胞和部分男同胞心中的白马王子。

“黎总,你找我?”我有些紧张的问道。

“文文,你过来。”黎朗一抬头居然对我笑容满面,那笑容太迷人了。

我赶紧走过去,这时候他说看着我说道:“我听说你大学时期主修泰语?”

“是的。”我点了点头。

“那泰语一定很好了?”黎朗继续笑着。

“还行吧。”我有点谦虚的点了点头。

“那孟霞出事后,所有的翻译公司就你负责吧,以后不用你做文秘工作了,还有我下礼拜要去泰国,你准备准备跟我一起去。”黎朗说完,便看向了我的眼睛。

我心中“咯噔”一下,又是紧张又是不知所措,因为公司中谁都知道黎总的泰文顶呱呱,是不需要翻译的,他出差要带着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任的部门主管!

“不许去!”还不等我回答,我突然听见了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非常的清晰,非常的坚定,那语气不容置疑。

文/《我老公是古曼童》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微信“黑岩阅读网”有更多后续精彩内容

文章来源:黑岩阅读网 责任编辑:热点网

精彩推荐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热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热点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热点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17
豫ICP备13002269号